2018 改變在即

前幾天做了一個決定,決定把過去我的覺醒課程內容全部刪除。

自從2017年10月帶領覺醒僻靜營後,我一直反覆思考很多過去教學的方式與內容。

去年10月的覺醒僻靜營,我放下過去新時代圈崇尚的各種理論與技巧,回歸最基本的自我生命覺察,在7天僻靜營的最後一天,全部學員都體驗到覺醒的狀態。

我不禁想問,過去我研習了國內外的身心靈技巧中,究竟哪些是真的能直接切中覺醒核心的呢?

梅爾卡巴? 不是。

靈氣? 不是。

各種能量療法? 不是。

天使療法? 不是。

靈魂出體? 不是。

與源頭連結? 不是。

阿卡西紀錄? 不是。

西方神祕學? 不是。

靈性DNA開啟? 不是。

視覺心象? 不是。

SRT靈性反應療法/THS超世紀療癒?  不是。

………

 

我心中不斷升起各種疑問,究竟為什麼大家口中的「靈性覺醒」是上面這些東西? 究竟為了什麼我在過去會隨波逐流的認為這些東西需要擺在覺醒課程中?

因為從這麼多學生的教學經驗中,我深切發現一個問題,在我的學生裡,有超過8成以上是敏感體質,能輕易感覺光、顏色、能量或靈體,在各種能量療法或新時代所謂意識揚升的各種方法裡,他們確實會感覺到能量的神奇、空間與氣場的改變、感受到光與愛與天使的感動…..以及許多的奇幻經驗,但是,為何依舊無法覺醒? 為何依舊無法從生活的苦中解脫?

究竟為什麼?

為什麼台灣身心靈課程如雨後春筍的茂盛成長,卻依然有更多人掉入憂鬱症、躁鬱症與身心疾病的痛苦旋渦裡?

為什麼?

 

這二個月來,我不斷地問自己:為什麼?

究竟什麼是意識覺醒的最佳途徑? 什麼是從苦中解脫的最佳方法?

 

2017年12月24日,我受邀在台大梁國樹國際會議廳進行百人公益演講,令我震驚的是,當問到「有誰好好思考過自己要什麼樣的生活品質與未來?」 現場150人中,居然只有10多人舉手。 當我再問:「這些舉手的朋友,有誰認為現在是走在自己要的路徑上?」現場只剩3人舉手。

 

我心中的小宇宙不斷吶喊,究竟為什麼我們要放棄決定自己生活品質的權利?為什麼我們不能「有意識」的生活? 而非讓無意識的旋渦將我們捲入無名煩惱與情緒深淵,直到死亡時空留遺憾呢?

 

記得我在2017年10月覺醒僻靜營的第三天晚上,我告訴大家,如果你無法「有意識」的在生命的每個當下,如果無法清晰覺察自己的生命,那你跟「活死人」有什麼不同呢?

如果研習了這麼多所謂的身心靈課程,連最基本的長時間覺知呼吸都有困難,就好像宣稱學了好幾年的少林武功,卻連馬步都站不穩,這究竟是自己騙自己?還是台灣身心靈圈集體意識迷思的洪流?

 

2018 改變在即,我決定廢除原本覺醒課程的大鋼,重新來過。

我也準備好調整教學的方式,需要嚴格直言時,就不該溺愛學生。

光與愛不是空砲彈,與源頭連結也不是廣告標語,

如果沒辦法回歸生命 踏實生活,那就什麼都不是。

 

22256670_1664957936868040_4814538432398011170_o.jpg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