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什麼 我不為人做能量調整與點化?

1521300703957.jpg

台灣的身心靈圈有很多人做能量調整(能量治療)的工作,不論是各種門派的靈氣、擴大療癒、天使光療、凱龍療法、再連結療法……等等,種類之多,族繁不及備載。很多剛開始與我接觸的個案常會問我:「老師,妳為什麼都沒有做這些調整療程?」基於我是個懶的說太多話的人,通常我只是笑笑回「我不是很喜歡做這些…」簡單帶過,也就一直沒有去好好說明這個部分。

直到最近,我在每周六帶動功團練時,常想起好幾年前,剛開始發起周六團練時,那時有個基隆來的年輕男孩,剛好來大安森林公園走走,緣分帶他來到我們練功的大草地,他很驚訝有人也在練功,所以他找到了我,問我是否以後可以每周六都來這裡跟我們一起團練? 我當然一口就答應了。

這個男孩子練功練的非常好,也非常地專心,我不得不說,到現在幾乎沒幾個學生可以超越他的專注與投入,更不用說每周六專程從基隆來到大安森林公園的舟車勞頓了,我從心底佩服這個孩子。

他跟著我們練了好一陣子,比較熟悉後,跟我分享了他過去教他氣功老師的團體的做法,他提出希望我可以開放免費為民眾調氣的服務,因為他覺得練功只能幫助自己,沒辦法幫助更多人。

我聽完他的敘述,看著他眼中的光芒,感覺像看到好幾年前的自己。

我回絕了他。我告訴他:

「我不鼓勵為他人調氣與能量調整。

一、每個人都必須先回歸自己、必須確定有能力把自己照顧好,當每個人都能專注把自己照顧好,這世界就可以從本質上變得美好。

二、當我們一直想著『幫助他人』,是否有深刻覺察自己背後的動機?我們是否在幫助別人的當下,背後是為了滿足自我肯定的動機? 是否在對方回饋有助益時,得到『自己是有價值與有用的信念』餵養? 我們是否願意覺察內心深處的自卑?

三、我們做的付出是否真的可以幫助他人?抑或是讓他人依賴而無法成長? 如果這些民眾每周都來找我們調氣(能量調整),給他們魚吃不如給他們釣竿,我可以免費教學,但絕不會開放免費調氣,我希望大家能學會靠自己,而不是一輩子靠別人,他們必須付出努力學習,生命才會給予對等的回饋。

我完全可以理解你的想法,因為好幾年前我也是這樣想的。我也知道你現在無法接受我的說法,但希望你願意暫放心裡,也許有一天你就能完全明白,我為什麼這樣堅持。」

最近我常想起這件事,也常思索著天使給我的安排與教導。我學了國內外非常多的靈性技術與手法,為什麼祂只讓我授課(覺醒、僻靜、新靜心、動功) 與催眠、做THS個案(一種清理靈魂紀錄的技術)?
為什麼天使告訴我幫人做意識轉變比做能量調整重要?

我過去常在想,為什麼我的學生幾乎每個都是超敏感體質、甚至很多都是第三眼很開的狀態? 他們想教我什麼? 我後來觀察到一個微妙的現象。很多體質特殊的人,會特別想藉由各種感應力去加深「我與別人不同」的自我認知,特別想運用自己感應能量與靈體接訊(高靈也是靈體)的特殊能力,來幫助別人 (但也許是想證明自己比別人厲害),透過幫助他人證明自己的存在感。

這些人的共通點,很多都是在成長經驗曾被霸凌、排擠、家暴(包含動作與言語)、或得不到家庭的愛的孩子。引導這樣的學生與個案發現內在的狀況,其實是很辛苦的過程。我必須有堅定且足夠的愛,同時愛自己與對方,才能不顧對方是否會討厭我這個老師而直指問題的關鍵點。

而敏感體質的人,往往非常善於進行各種能量調整,因為他們看的到顏色、能量的分布,感覺的到該如何處理與效果。我會教導他們如何用能量幫助自己與身邊的人,卻不會鼓勵他們用著個成為自己的主業或副業,一來是最終的揚昇始終來自於「意識轉變」而非能量調整 (但能量也許可協助意識轉變過程),二來是我希望療癒師必須先致力提升自我覺察與自我認識,才不會迷失在對方的回饋中。

在我教導學生靈氣的過程中,我從不做點化;在帶領覺醒的僻靜中,我也不做Deeksha。我始終相信,這宇宙所有資源都是共享的,所有人靈都是平等的,沒有「只有被點化/ Deeksha/ 灌頂的人才能如何」的信念。如果我們投胎為人是為了用肉體的體驗進行揚升,意識轉變與自我覺知才是真正重要的方法,所以,請放下那些絢爛奪目的技巧,回歸自我覺察,才是真正重要的起跑點。

作者 | 沈 伶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