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 《遇見真我 七日深度僻靜》學員分享 — 為自己的生命奮力一搏

今年的十月,我想,真的是我人生中一段很特別的時光,也是在那幾天裡,我逐漸了解,原來以往的我眼界是如此淺薄傲慢,人說少年不識愁滋味,總是要有一次強大的衝擊才會真正了解生命的意義,原以為我經歷過一次生死邊緣所以我已經很了解了,然而在十月初,我才真真正正的理解那究竟是怎麼一回事。

其實老師的僻靜營環境真的非常舒適,主要就是要讓我們能完全的專注內在,第一天上山集合並且聽過老師講解後,到下午約一點時,就開始全面禁語。其實不是單單只有禁語而已,全程不能使用電子產品、不能與他人四目相接或肢體接觸,必須非常完整的「看著自己」,老實說,看著自己,其實真的不是很簡單,尤其是當你完全沒有覺知的時候,你根本不知道你的意識飄向何處,所以老師這次非常重視我們的自我覺察。

我現在必須非常誠懇的說,對我而言我真的很容易就飄走了,但是我也必須要說那種「分散各處」的感覺因為我已經很熟悉了,所以頭一兩天我真的是完全戒不掉,要斷掉自己與無意識的關聯,必須全身都很用力,我有點異想天開的想要利用肌肉的緊繃來讓自己感受自己身體的感覺,不過兩天之後,當身體開始有了排毒反應,我也不需要再強迫肌肉緊繃,自然就會有各種身體的狀況讓我去體驗,但是,這場試煉還沒真正開始呢!

現在想想,我沒有崩潰沒有半途而廢真的是連自己都覺得很神奇,老師非常嚴格的帶著我們做各種覺知的訓練,當然其中最基本的就是靜心,你以為靜心很簡單嗎?如果是的話那你跟以前的我一樣,真的是太輕視這件事情了,在靜心中往往會因為四周無聲的寧靜而腦中開始浮現各種念頭,然後就會一個接一個又一個再一個的墮入無意識的念頭深淵裡,如果突然發現了,甚至還會自己嚇一跳,而將覺知找回後,時間一長,意志力薄弱或鬆散的人就又會再次陷入念頭的阿鼻地獄裡,我承認我在那地獄裡面來回拉扯過好多遍,甚至有的時候是會完全迷失在那個無意識的海洋裡,但也是老師,很堅定不猶豫的拉著我們大家一起前進,「保持覺知」也就成為那七天裡面我的救命繩,如果老師沒有提醒,我也會在自己心中默念,當然也不是念就有用,重點還是在自己的專注力與苦練。

我印象最深刻的是第五天老師教我們做五體投地禮拜靜心,其實這是我自己這樣偷偷叫的啦!因為老師的教法並沒有太多規矩,只要求我們的腳跪並且額頭貼地,同時也要向內看、保持覺知、真誠地向天地與自己懺悔。說真的一開始禮拜的時候,我真的沒有甚麼太大的感受,但是當老師講解完音樂「白度母」的意思之後,我真的是…感到很羞愧,那種程度就是有點像是你在你暗戀的人面前做了一件非常愚蠢的事情,我內心滿懷著對過去無知無意識的愧疚,我突然覺得,當老師跟珍妮老師都在為我們的覺醒奮力拉拔的時候,那我到底在幹嘛?為什麼我自己的人生須要靠著別人的辛苦才能到達更好的境界呢?而我究竟有沒有為自己努力過?我有沒有為了想要讓自己更好而挺身爭取過?總是一直向外求的我,在那時瞭解到你有真正的活著,你才會知道甚麼是真正的臣服,因為你有努力奮鬥過,這樣結果如何你都能無憾了,這樣才能算是真正的「活著」。

在過去的日子,老師說我們都是「活死人」狀態,是的,我真心的回想過去,並且體驗到我以前就是一個活死人,我只有軀殼只有器官只有呼吸,我會穿衣吃飯行走,可是我不會也不懂得要細細去品嘗生命中每個當下的感受,我不懂甚麼叫做「感覺自己的感覺」,我甚至還以為,我做得還算不錯 (自我感覺真的是非常良好啊!),這根本就像當初在住院時,每天無神的睜眼無神的吃飯休息啊!那到底過去的我有對自己盡過甚麼責任呢?事實上,假如有覺知的分數是10分的話,我大概才做到零點幾而已,非常粗淺,就像味道沒有層次的香水,我擁有的只有人工香精而已。

老師在第六天的時候下最後通牒,這真的是很罕見,以老師平常溫柔的樣貌,真的很難相信老師會說出重話,但是每句話的背後,我真正的感受到的是無私的愛,我想我所能回饋的就是自己要真心努力改變,願意放下以往的舊模式,往前跨出去,並且將新模式維持下去,我說真的,下山之後回到家裡整理桌子的時候,每每都會出現舊模式:阿這個以後會用到、阿這個丟掉好可惜、阿這個修一下就可以再繼續用…然後我就強迫自己,覺察舊模式出現時,就要往垃圾桶裡丟掉手上拿的東西,果不其然,桌面一下子就乾淨了,但是同時也讓我知道,舊模式的存在是很可怕的,如果不仔細察覺自己,舊模式是會大反撲的,還有在走路時也是一樣,剛開始在家裡還是會習慣慢慢的走,感覺腳在乘載著身體移動的感覺,但是連假結束後回到公司上班,又會開始因為忙碌而忘記並且失去覺察,有時候甚至你很難判斷你現在的覺知到底是真的還是假的,我終於明白老師要我們穩定的練習覺知的用心,因為生活中的各種事物真的會將你淹沒,一旦一淹沒,那幾天的堅持就完全白費了。

我後來跟自己約定好,以後我的摩托車要停遠一點,然後從停車的地方到公司或家裡的這段路程就要保持覺知的慢慢走慢慢感受,不然依照我不穩定的程度來看,我想大概沒過幾天就又會打回原形了,下山後的種種都在考驗我對自己舊模式的覺察程度,包含我對母親對家人的感受以及浮出來的念頭,,我也逐漸理解以謙卑的姿態生活是甚麼感覺,那不是只有表面的鞠躬哈腰,而是真正的對每一件事情心存感恩,並且每天也不忘感謝自己與自己一同前進,如果要問僻靜營除了讓我體會到覺醒的感受以外還有甚麼,那就是任何事情都不要自滿自傲,要更謙遜的立足於這個世界,並且為了自己奮力一搏。

※ 我真的真的真的必須要強調一點,我很感謝老師這次對我的嚴厲,我知道我有時候根本就是靈性上的懶骨頭 (換句話說就是欠電),然後還要感謝珍妮老師辛苦的為我們準備各種好吃的輕斷食食物,每一份食物裡面都有珍妮老師為我們鼓勵的愛,在我們自己覺得「好辛苦喔一直在靜心腳好麻喔」的時候,珍妮老師也在廚房裡揮汗如雨的為我們的三餐張羅打點,真的是非常感謝我能遇到這兩位老師,謝謝我的靈魂寫了這個藍圖,讓我能找到謙卑活著的樣貌!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