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跨年僻靜 學員分享】打開心,無條件接納自己的各個面向,是走向真實自己的唯一道路

在2018年9月第一次參加完七日僻靜營後,覺醒但不穩定,雖中間努力保持覺知,每天寫手札,卻仍未建立起新模式,沒有實現自己每日靜心及手腳覺知的承諾,放縱自己再次被捲入無意識之中。

在11月的時候,我面對到極大的痛苦及考驗,在痛哭流涕後明白,這是生命在提醒我,我還是慣性地不愛自己,仍慣性地祈求別人的愛,習慣性看別人,習慣比較,所以,當下取消已訂的跨年行程,決心投入2019年跨年的三日僻靜營。

第一天報到後,一坐到自己選的位置上,開始寫著手札,就莫名開始掉淚,接著老師才剛開始引導靜心,我就止不住地開始大哭,感受到的是一種感動,我為自己很努力而感動,來到這裡參加僻靜,只為自己,更為自己不愛自己而道歉。

接著回顧過去幾年甚至目前的一生,發現自己根本不敢為自己發聲,不敢做自己,很少透過喉輪說出自己心裡真實的話,我告訴我自己,要學會為自己發聲,永遠記得,這才是愛自己。

下午做了身體放鬆,肩膀很酸疼,知道自己背負了太多不屬於自己的責任,得學會放下及拋下所有的羞愧罪惡感。

午後,老師問,覺得自己百分百覺知自己每一個動作的舉手,我舉了,然後嚴重被提醒,這是自以為是,我內心再次驚覺,這是我慣性以來的驕傲,在七日僻靜營時,已經為自己的驕傲找到源頭,這次來,下決心要好好處理。

然後開始跑跳運動,一直跑到快死了的感覺,但我仍堅持下去,用盡力氣,逐漸地只剩下專注感受呼吸及身體,學習到 : 腳踏實地,用生命盡全力為自己奔跑,生命才能有所突破,放開自以為的任何拘束及限制,放開自以為是,原來這就是我的驕傲。

第二天一早,自己先到戶外走路靜心及繼續練習前一天教的視覺靜心,發現山嵐像動畫一樣,一個又一個地浮動起來,似乎在和我打招呼,很特別、很奇妙的體驗,在第一次僻靜營時完全沒有的體驗。

進入教室後,靜心近1小時及練習走路靜心,不知道為什麼,又流下感動的眼淚,接著老師告知有人下山並且覺醒,第一時間我就想,那是誰,羨慕,但再下一秒,又覺察到自己仍有往外看的慣性,提醒自己,那是別人的事,做好自己,持續努力。

然後靜心,做著謙卑的跪拜動作,對自己的生命謙卑,透過老師的引導釋放語,發現自己我非常需要原諒我自己,開始痛哭,告訴自己,不需要透過折磨自己來贖罪,並一次又一次地對自己說著 : 對不起、請你原諒我、謝謝你、我愛你。

這天是輕斷食的第二天,我自己嚴格執行只喝液體,大量喝水,為自己的選擇真正的負責。下午靜心近結束時,老師又問,對自己所寫下來僻靜的目標完全達成的舉手,我舉不起來,聽到老師說,如果盡力了,你就該學會放過自己、原諒自己,我默默地流下眼淚,原來我也慣性地無法原諒自己,於是我對自己說,放過自己,接受這樣的結果。

晚上,邀請媽媽的靈魂來到我面前,我知道原生家庭對我的創傷,仍須釋放。她一來到我面前,我順著自己的感覺,一直對媽媽說謝謝你,對不起,我很想你。看見媽媽在我國中生病一直無法好的時候,煮了薑湯,每次大學回家時,剁雞給我吃的背影,頓時又大哭,謝謝媽媽對我的愛,我對不起媽媽,一直覺得媽媽不愛我,我跪拜著和媽媽道歉,誠心地請她原諒我,我愛她。

在2018的最後一天晚上,回顧這悲喜參半的一年,誠心感謝自己勇敢面對從小到大的創傷,穿越它們並送走它們,也為自己即將來到的2019年許下心願,相信這一年是自己的心想事成年。

第三天一早6點起,6點45分到教室後,選了一個自己最愛的位置,又流淚了,感謝自己的努力,為自己盡力做到而感動,但也同時覺察到自己向外看及驕傲的慣性,第一時間先環顧教室且雀躍自己第一個到,於是提醒自己,為自己生命盡力,放下比較,於是坐著靜心20分鐘,然後喝下一大瓶溫暖的薑汁後,走到戶外走路靜心加上視覺靜心,這次連瀑布都在浮動,似乎也在和我打招呼,我由衷感謝山神,感謝大自然,且告訴自己,持續努力,加油。

接著靜心時和自己對話,看見傷痕累累的自己在面前,但充滿努力,感動且淚流滿面心疼對她說 : 謝謝你的努力,謝謝你的陪伴,謝謝你沒有放棄你自己,謝謝你勇敢在挫折後仍願意站起來,於是隨著音樂靜心並舞動著,明顯感覺到指尖的氣流,和第一次七日僻靜營舞動時最大的不同,是感受到自己身體舞動時變得輕盈,肩膀不再緊繃,發現這才是真正的自由,真正的做自己,是自由自在,不受拘束。

下午Q&A時,原本輕鬆且呼吸順暢的身體,在聽到一名同學父親的提問後,不知道為何突然心卡著,絲絲作痛,接著老師請我們再次邀請一個人的靈魂到我們面前,原本是設想另外一人,但在我謙卑地跪拜對自己說,請敞開心,面對一切,加油,突然爸爸的臉就浮現,於是我決定請爸爸的靈魂到我面前,之前在七日僻靜營時,對爸爸的釋放竟然壓抑到無話可說,想著既然我的心牆已開,就再多清理些吧,看著爸爸的眼睛,我就開始憤怒地大吼大叫,為什麼他不能像別人的父親一樣負責任、像一家之主一樣,從小總是遲到性地來接我,全部的小朋友都走了,連老師都走了,只剩我一個人,我就像是沒有人要的小孩,沒有任何依靠,看見為何我最討厭等人、最討厭拖延遲到的人,一次又一次地重複這樣的畫面及傷痛,最後吼叫地大哭,不停地說我好痛好痛,隨著老師的引導,清理對爸爸祈求的愛,原諒爸爸,也原諒自己,想起爸爸近期特地來台北見我時,說就算只見面兩分鐘他也很高興,又哭著一直對爸爸說,謝謝你,我愛你,我相信我值得過得更好,清理後看見真實的自己,很踏實喜悅。

下山前,我深深地跪拜,感謝大自然,感謝老師,感謝同學,更感謝自己。因為我知道,2018年9月參加七日僻靜營時,那個老是被點名太壓抑、太理性,無法打開喉嚨釋放、總是覺得胸口很卡的自己,在心牆瓦解後,又為自己努力地往前跨進一步,在2019年的三日僻靜中,真誠地看著自己慣性的自以為是、向外看、愛比較的真實,一次又一次地謙卑跪拜,一次又一次地吼叫哭喊釋放,一次又一次的覺察念頭提醒,當你拚盡一切為自己努力、專注靜心、盡情釋放時,你會真心感謝你自己,回頭會感動自己為了救自己,已經走了那麼遠。

最後,如果你也和我曾經一樣,早忘了自己小時候的樣子,無法在團體療癒時說話,不知道多久沒有大笑大哭,許久未能痛徹心扉地釋放,誠摯邀請你,並懇請你給自己一次改變生命的機會,2019年9月的七日僻靜營,在等你。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